中国五大面食有哪些-面食中国

雪碧从vbb 08-31 05:25:49 270

老北京炸酱面
炸酱面是一道传统的中式面食,由菜码、炸酱拌面条而成,流行于北京、河北,天津等地。吃时,讲究冷天吃“锅儿挑”热面,热天吃“过水儿”凉面。搭配各式菜码,必不可少的有黄瓜、萝卜、黄豆、豆芽、白菜丝等。当然菜码不局限于这些,完全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或手头的材料来搭配。炸酱面最关键的就在这炸酱上,用料和制作都很讲究。一定要用干黄酱和的甜面酱,肉要选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将肉丁及葱姜等放在油里炸炒后小火慢慢熬制。面条煮熟后,捞出,浇上熬好的炸酱,拌以菜码,即成炸酱面。然后,根据自己的口味加辣椒、醋等调味品。吃的时候也可以配上大蒜,起到杀菌消毒的作用。营养丰富,美味十足。
山西刀削面
山西刀削面是一种山西的特色传统面食,它起源于12世纪的山西大同,内虚外筋,柔软光滑,易于消化,与抻面、拨鱼、刀拨面并称为山西四大面食。因其风味独特,驰名中外。刀削面全凭刀削,因此得名。用刀削出的面叶,中厚边薄。棱锋分明,形似柳叶。据《晋食纵横·名食掌故》记载:“刀削面最早出自山西,是流行于民间的一种水煮面食,为面食中的佼佼者。在山西,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特别是晋中平遥、介休、汾阳、孝义等地,家庭主妇、少女以及城市中不少‘妇男’都会制作。”它的调料(俗称"浇头"或"调和"),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番茄酱、肉炸酱、羊肉场、金针木耳鸡蛋打卤等,并配上应时鲜菜,如黄瓜丝、韭菜花、绿豆芽、煮黄豆、青蒜末、辣椒面等,再滴上点老陈醋,十分可口。
河南烩面
烩面是河南的三大小吃之一,是一种荤、素、汤、饭聚而有之的传统风味小吃。它有着悠久的历史,以味道鲜美,经济实惠,享誉中原,遍及全国。烩面是以优质高筋面粉为原料,辅以高汤及多种配菜,一种类似宽面条的面食。汤用上等嫩羊肉、羊骨(劈开,露出中间的骨髓)一起煮五个小时以上,先用大火猛滚再用小火煲,其中下七八味中药,以把骨头油熬出来为佳,煲出来的汤白白亮亮,犹如牛乳一样,所以又有人叫白汤。辅料以海带丝、千张丝、粉条、香菜、鹌鹑蛋等,上桌时再外带香菜、辣椒油、糖蒜、辣椒碎等小碟,分为汤面和捞面两种。口感顺滑,营养美味。
四川担担面
担担面是四川极为普遍且颇具独特风味的一种著名小吃,是一道由面粉、红辣椒油、芝麻酱、葱花等材料制作而成的川菜。它是由经营者一向荤素兼有,既有面条,又是有“抄手”(馄饨)。标准的面担,是用硬木制作的,担的一头是“操作台”兼“贮藏室”,放有面条、抄手皮、肉馅、蔬菜及各式调料;另一头是“灶披间”、小风箱,可现场煮面。用红油、花椒、咸酱油、芽菜末、葱花、味精、醋等作调米,加上碎肉,十分可口。其配料有红酱油、化猪油、麻油、芝麻酱、蒜泥、葱花、红油辣椒、花椒面、醋、芽莱、味精等十多种。此面色泽红亮,冬菜、麻酱浓香,麻辣酸味突出,鲜而不腻,辣而不燥,堪称川味面食中的佼佼者。
武汉热干面
热干面是湖北武汉最出名的传统小吃之一,有多种做法。既不同于凉面,又不同于汤面,面条事先煮熟,过冷和过油后,再淋上油、醋、盐、色拉油、辣椒油、芝麻酱、细香葱、辣萝卜丁等配料制作而成。由于热量高,也可以当作主食,营养早餐,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吃时面条纤细爽滑有筋道,酱汁香浓味美,色泽黄而油润,香而鲜美,让人食欲大增。

给大家猜个谜语“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家乡的刀削面。怎么样猜不出来了吧!哈哈,猜不出来了吧!告诉你吧,这就是我们山西的著名小吃——刀削面。
刀削面的做法很简单,首先要揉面,要一直揉到不粘手为止;接着切点葱花、香菜和白菜备用然后烧水;水烧开后,就可以下锅了。把面团放在手上,再找一把削面刀,就可以开始了。随着削面刀的来回穿梭,一叶叶又薄又“苗条”的面片便稳稳当当的落入了锅中。等上三四分钟,把切好的葱花、香菜和白菜放进锅中。再适当的放一些调味品调味。就这样,一碗色、香、味俱全的刀削面就做好了。
怎么样,听我这么一说,心动了吧!那就快来品尝品尝吧。
俗话说得好:“世界面食在中国,中国面食在山西。”山西的面食可谓是鼎鼎有名。
山西,是中国的面食大省,中国民间素有“南米北面”之说,山西是“北面”的典型代表。这主要与山西的自然环境因素有关——山西主要种植的粮食作物是小麦,其次是玉米、高粱等。因此,面粉就成为山西人日常生活的主要食粮。

肉夹馍,热干面,水饺,羊肉泡馍,凉皮,担担面!
重彩在中国绘画的早期阶段占有重要位置。“丹青”是古人对绘画的代称,“丹”即朱砂,“青”即石青、石绿,两者均是重彩的常用颜料。这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重彩在我国绘画史上的历史分量。
重彩在中国绘画的早期阶段占有重要位置。但随着文人画的勃兴,其“恬淡幽雅”“潇散空灵”的格调意境逐步占据上风,重彩画开始受到冷落,甚至被看成是“艳俗”和“匠气”。近百余年来,随着历史的变革和西方绘画艺术的传入,人们的艺术认知也发生了变化,水墨画一统天下的格局已不复存在,重彩画随之迎来繁荣和复兴的有利契机。
当代重彩画如何走向复兴?中西美术史发展都揭示了一个颠扑不破的规律,思想的高度决定艺术的高度。当代重彩画的创新发展,归根结底也要由既符合艺术内在规律、又反映时代特定内涵的艺术思想和创作观念来支撑和促发。而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要达到这样的艺术思想高度,则必须兼具历史和国际两种大视野,也即融汇古今、贯通中西。
一方面,要将融汇古今作为绘画创新的思想基点。师古不泥古,察今不媚今,这无疑是当代中国画创新发展的根本原则。而在重彩画的探索上,实现古今融合的一个现实路径,就是让水墨意境和重彩风韵在新的时代精神滋养下相互渗透、彼此交映,以色助墨光,以墨显色彩,厚中见韵,浓中见雅,使之去“匠”脱“俗”。刘小刚的绘画探索正始于此,他以坚实的笔墨功力和学术思想为根基,将传统绘画理念与现代艺术审美相互交融,将个体生命的心灵体验与厚重的宗教艺术、人文底蕴有机贯通,将水墨意趣创造性地融于重彩花鸟画创作之中,在凸显强烈现代视觉外在张力的同时,从本质上植入深沉内敛、不激不厉的笔墨意境和哲学内涵,从而造就了色墨迭现、浓郁脱俗、清雅奇崛、笔随心运的高贵画格。另一方面,要将贯通中西作为绘画创新的不竭源泉。中西绘画各有所长、别具千秋。博采中西之长,兼容众家之要,是全球化视域下中国美术创新发展之必然趋势。特别是在对外开放和文化交融日益深入和广泛的时代格局下,西方绘画艺术在构图布局、色彩运用及造型能力等方面的特征,对当代人的审美认知产生不容小觑的影响,对重彩画的创新发展也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1]
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