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出现霸凌是社会责任问题吗?-社会责任学校

噩噩. 11-15 06:05:57 145

现在的学生无论小学中学,甚至到大学,在某些校园内确实会存在着一些霸凌的问题,这个问题要怎么看?有一部分学生确实是是自身的素质和社会的教育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你不能单纯从社会的声音角度去出发,不去从自身角度去看问题,那么这样学校80首先如果这个问题的出现,应该从自身找原因,学校也要加强对这方面的教育。不应该,得过且过,出现问题的责任归罪于社会或者是归属于某一个方面,这都是不对的,学校出现霸凌情况,具有它的客观因素,也有他的主观因素,主要责任我们看还是应该是自己或者是家庭的教育的缺失,社会大方向主流是好的,我们的社会不提倡学,学校出现霸凌的情况,但是偏偏还有这样情况的出现,这也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现象,整个社会人分36久留,所以人的素质也参差不齐难免,尤其在中学的阶段,在学生不成熟的阶段会出现一些。出现这些这样和那样的欺凌问题可能是不可避免,但是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去看待,尽量去缩小杜绝这些现象的发生跟自身的学习教育家庭的教育和老师学校的管理是有一定关系的,最主要还是靠自身的学习和提高,才能把这些东西去克服去废掉,尽管社会如果有再大的压力再强的社会风气,你自己不去做,那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校园暴力带来的危害可想而知,这会直接恶化人际关系,造成人与人之间的仇视、不信任心理。而对于受到暴力侵害的孩子来说,更是一场噩梦,客观上也会给周围的孩子带来恐惧,形成心理伤害。
因此,“浙江庆元初中生暴打小学生”一事戳痛公众心灵,让不少人再次呼吁,要想办法堵住这个校园“黑洞”。
“如果真的要解决问题,孩子周围的父母、成人,要表现出对生命的尊重。要能够用自己的行为来告诉孩子,社会人员之间应怎么相处,让孩子感觉到遇到问题要通过理性协商,而不是暴力方式去解决。”储朝晖说,“成人要彻底地反思,彻底地自我约束,凡事都要想到旁边有孩子看着。”
佟丽华认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也应该进行修订。他建议,对那些具有不良行为或实施严重不良行为造成大的社会危害、而又由于年龄问题不能追究责任的孩子,法律应当设计新的制度和教育矫正措施,来加以惩戒。

首先,社会应该加强普法,在依法治国的总目标下,普法教育刻不容缓。普法不只是震慑潜在犯罪分子,更多的是给潜在受害者一个法律背书,为他们受到侵害时提供防卫保障,而不至于在受到侵害后因为害怕、无助而忍气吞声,纵容犯罪分子,直至受到更大的伤害。其次,学校应该加强对学生的法律教育,增强学生的法律意识。一旦出现斗殴甚至凌辱事件,教师要依法行事,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协助警方调查,与家长沟通,对挑衅学生进行批评教育,对当事学生(无论是施害者还是受害者)进行心理干预。在事件冷却一段时间后,在班中要进行讨论,经常开办一些普法的主题班会,班主任老师可以通过主题班会疏导学生的情绪,健全学生的心理,从源头上遏制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的发生,在班会课上,可通过视频播放、欺凌案例介绍等,以案说法,让学生认识到校园欺凌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使学生们从中汲取教训。所以,这个还是有各种原因的!

学校出现霸凌,不单是一方的责任。社会、学校、家长都应深思反省,都应负应尽而未尽到的责任。
12月8日一篇《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微信文章曝光中关村二小小学生遭同学厕所垃圾筐扣头事件,随后教委介入、家长争执、校方僵持、大众热议。一时间,校园霸凌问题受到广泛关注。
12月22日济南一女大学生全裸跳楼,虽然警方已排出TS,但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中,死者的室友对她有言语排斥行为,而娜娜的遗体也显示,除了她落地的那一侧有伤痕外,其他部位也有不明原因的伤痕,再次惹人猜疑是否存在校园霸凌问题。
校园霸凌问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校园霸凌问题频出到底是谁的责任?该如何避免校园霸凌发生呢?
“霸凌”(bullying)一词,由挪威学者于1978年提出。台湾学者张信务将其定义为“孩子之间权力不平等的欺凌与压迫”,有“ 长期,反复不断”的特点。有网友评论:“天性软弱的孩子,一时的教育不是就能改变性格的,天性强势的孩子,父母再教育不能吃亏,往往更加变本加厉,这就是霸凌。”
校园霸凌事件频出,社会、学校、家长都应深思反省,都应负应尽而未尽到的责任。
霸凌面前,有人倡导文明教化,有人鼓励以暴制暴。主观方面,与其向中关村二小这位家长一样事后干预,不如在平时的家庭教育中培养孩子树立积极正面的保护意识,见弱不欺,遇强不怕,同时重视孩子强身健体和性格培养,让孩子拥有自我保护的能力和社交能力,避开性格和行为方面的雷区,避免成为霸凌的对象,而不是在受到霸凌之后才进行干预或者“讨回公道”,因为在孩子的世界中,事后告诉老师或父母是一种卑鄙的告密行为,告密者不会得到任何同情,反而会受到变本加厉的排挤和鄙视。相信在实际生活中,要想免于被霸凌,没有什么比孩子本身自立自强有效了。
客观方面,学校、老师应摆正立场,公平公正对待学生,加强日常教育和监护,有效减少校园霸凌!事后的“深深自责”和“深表歉意”远不能弥补霸凌给受害学生和家长带来的心理伤害。我们不评论中关村二小事后发声明称涉事学生不足以构成校园欺凌是否正确,但从大众心理角度来看,不免惹人猜疑这种声明是否有失公允。
此外,我们更应深刻反省。在校园霸凌问题受到情理非议之际,唯有法律才能成为最公正的标杆,我们可以设法保护孩子的权益,同时也应设法加强孩子的行为约束!

(一)施暴者责任
现行法律规定校园霸凌未成年行为人的法律可以分为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校园霸凌产生的民事责任主要是侵权责任。其承担的行政责任包括行政处分和行政处罚。行政处罚由学校实施,但对义务教育阶段的行为人只能实施警告、严重警告、记过三类处分。根据法律规定,对不满14周岁的行为人不予处罚,责令监护人加以管教,对14至18周岁的行为人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刑法》第17条规定,行为人如果不满14周岁不负刑事责任,行为人在14至16周岁的仅在犯8类严重刑事犯罪时才予以刑事处罚,不满18周岁还应从轻或减轻处罚。[1]我国对这类行为人采取的主要措施大多以教育为主,惩罚很少出现。仅仅教育,并不能达到阻止行为人继续施暴的想法和动机,没有操作性。对于他们惩罚和监管的松动,也是对未成年受害者的一种伤害。
(二)家庭责任
在孩子的成长中,家庭教育占了很大一部分。孩子的行为大多可以让人了解其家庭环境怎样,家庭教育有无做到位。一些施暴者往往家庭关系也不是特别和谐,有样学样的态度,将坏的习惯和行为带到校园里,去欺负侮辱同学,家长或许知道孩子的个别行为出格,但也采取放任不管的方式。在这类家庭里,孩子享受不到家庭的温暖,更不要指望父母亲人教他们如何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处的人。家长是孩子的老师,校园霸凌行为的背后,必定有家庭责任的缺失。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