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年应该吃什么习俗食物-春节习俗过年食物

雷神N站 03-26 12:09:37 118

春节过年应该吃什么?春节应该多吃一些有寓意的食物,而有寓意的食物主要有哪些呢?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春节过年应该吃什么习俗食物,希望大家喜欢!

“五辛盘”——古人过年必不可少的一道凉菜

隋唐时期“正月之节食五辛以辟疠气”

到隋唐时代,魏晋时期形成的过年食俗被进一步强化。《荆楚岁时记》提到的南朝人过新年餐桌上常见的“椒柏酒”“屠苏酒”“五辛盘”,均为隋唐人所接受,并发扬光大,特别是“五辛盘”这道菜,在中唐以前,时人过新年时必吃。

所谓“五辛盘”,就是将大蒜、小蒜、韭菜、芸薹、胡荽等五种香辛蔬菜,装在一个盘里子食用,有点像今天过年餐桌上的素菜冷拼盘。这个拼盘的营养价值,全在于其保健作用。

唐代名医孙思邈在《食忌》中说:“正月之节,食五辛以辟疠气。”他在《养生诀》中也称,“元旦取五辛食之,令人开五脏,去伏热”。过年时,正值寒尽春来的时节,气温仍较低,人们极容易患感冒生病,而这五种蔬菜都有疏通脏气、发散表汗的功效,能起到预防时疫流感的作用。所以,正月初一吃“五辛盘”在隋唐时特别流行,是少不了的一道冷菜。

魏晋时吃“五辛盘”一般放在正月初一的早晨,即晋周处的《风土记》中所谓:“当迎晨啖五辛菜,以助发五藏气而求福之中。”唐代是不是一早上吃,似乎尚无记载。

中唐以后,又流行起了“春盘”。春盘又称春饼,是在“五辛盘”的基础上变化出来的,在五辛之外又增加了一些时令蔬菜,汇为一盘。之所以称“春盘”,是取其生发迎春之义。《关中记》记载:“唐人于立春日作春饼,以春蒿、黄韭、蓼芽包之。”从这段文字中透露出的制作方法来看,如今同样盛行的炸春卷或源于春盘。

不过春盘不是在正月初一食用,是立春日的必食。杜甫《立春》诗:“春日春盘细生菜,忽忆两京梅发时。”记述的就是这种立春食俗。

可以说,“五辛盘”是中国古人过年时必不可少的一道冷菜,明嘉靖福建《漳平县志》中便称:“人家无贵贱,咸御鲜衣,诣所亲贺岁,主人辄出辛盘与其款洽,过此日以为常。”意思是过年家里来人,必定端出五辛盘待客。

明代“五辛盘”的菜品比唐代有所调整,明代名医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载:“元旦立春,以葱、蒜、韭、蓼、蒿、芥辛嫩之菜,杂和食之,取迎新之义,谓之五辛盘。”

“五辛盘”在中国古代流行不衰,说明古人过新年时很重视饮食健康,“椒柏酒”“屠苏酒”,与“五辛盘”一样,也都是古人眼里的保健食品。

鸡——古人过年位居第一的吉祥菜肴

魏晋时期初一杀鸡图“吉”利“禳恶气”

中国目前过年食俗,基本都是在魏晋南北朝时形成或出现雏形的。如今人们过年时必吃鸡,便是受魏晋人过新年习俗的影响。一直到今天,人们都把鸡放在节日食品首位,年节供应品顺次称为“鸡鱼肉蛋”。

古人过年喜欢讨吉利,鸡正符合这种消费心理。鸡谐音“吉”,过新年时烧只鸡,图的就是这个“吉”字,而且最好烧一只全鸡——整个吉祥。广东人、香港人过年时则喜欢吃鸡翅,或许与人们将鸡说成凤凰有关,取“凤凰展翅”寓意,在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

但魏晋人新年杀鸡,首先想到的并不是现代人的吃,而是另有用意。

秦汉时期,正月初一人们是不会杀鸡的,因为这一天是传统说法中的“鸡日”。但到了魏晋时期,人们的节日观念发生变化,按照五行的观点来说,正月土气萌动,草木生长,而鸡则以五谷为食,羊则喜啮百草,故而魏晋时过新年时一改以往,既杀鸡,又宰羊,以利农作物的生长。

魏晋人正月初一杀鸡还有“禳恶气”的考虑。《晋书·礼志上》记载,曹叡(三国魏明帝)当皇帝时大兴禳礼,所谓“禳礼”,就是在今人看来是迷信活动的祈祷消除灾殃。曾被曹丕称为“假子”、擅玄学的何晏,当时提议用鸡供禳衅之类的祭祀,于是出现了“磔鸡于宫及百寺之门,以禳恶气”的现象,即把鸡杀死悬挂在门上,以禳除恶气,镇守平安,由此形成了那个时代正月初一杀鸡的风俗。

魏晋人迷信正月初一杀鸡能辟邪,可能与上古时的一个传说有关。传唐尧时代,祗支国进贡一只重明鸟,眼似鸡,鸣声如凤,展翅一飞,能搏击猛兽、恶鬼,各路妖魔鬼怪均惧而避之,不敢再祸害民间,后人于是便把鸡看成可以替代重明鸟禳灾的牲畜。

到了南北朝时期,南朝人还喜欢在正月初一吃生鸡蛋。《荆楚岁时记》记载,正月初一,“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桃汤,进屠苏酒、胶芽饧,下五辛盘,进敷淤散,服却鬼丸,各进一鸡子。”

《荆楚岁时记》为南北朝时梁人宗懔所撰,记载的就是时人过年的食俗。南朝人吃生鸡蛋可不是取“元旦”之意,而是出于强身健体的目的。时人认为,喝生鸡蛋可清热降火、防治瘟病。

“屠苏”“椒柏”——古人过年最青睐的两种佳酿

宋代喝“屠苏”饮“椒柏”除百病“辟疫疠”

宋代,人们的过年食俗与隋唐并无多大变化,但宋代城里人过年时的消费形式出现了新风尚。这种新风尚,就是现代流行的过年“下馆子”,喜欢在饭店吃年夜饭。

宋代过年的喝酒之风大概是历朝中最浓的,时人即使再穷,过新年也要有酒喝。宋代吴自牧的《梦粱录》(卷一)“正月”条有这样的文字: “家家饮宴,笑语喧哗。”宋代把酒当饮料来喝,故将喝酒称为“饮酒”,当然这种酒不会是高浓度的白酒,而是酒精含量较低的屠苏酒饮,“世俗皆饮屠苏酒,自幼及长。”

屠苏酒,是中国过年时喝得最多的一种酒,它实是一种药酒,可防治瘟疫。南朝梁人沈约《俗说》中称:“屠苏,草庵之名,昔有人居草庵之中,每岁除夜遣闾里药一剂,令井中浸之,至元旦取水置于酒尊,合家饮之,不病瘟疫。今人有得其方者,亦不知其人姓名,但名屠苏而已。”正月初一喝屠苏酒风俗,就是在魏晋时期形成的。

与以前朝代不同,宋代过年喝屠苏酒已不满足于在家里喝,有条件的人一改老习惯,而选择下馆子,出去消费。在正月初一这天,北宋都城东京(今开封)异常热闹,以赌博形式进行物品交易的“关扑”活动十分受民间欢迎,街头酒店生意自然也最好做,酒馆里客人多多。宋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六)“正月”条记载,正月初一这天晚上,“贵家妇女纵赏关赌,入场观看,入市店馆宴,惯习成风,不相笑励。”

除了喝屠苏酒,椒花酒也是宋人喜欢的酒水。椒花酒又叫“椒柏酒”,其历史与屠苏酒一样悠久,也是魏晋人过年时喝开的。魏晋人认为,椒为玉衡星之精,吃了能使人年轻;柏则是一种仙药,吃了能除百病。所以,用这两种东西泡出来的酒,自然受到古人的青睐。

宋代人也特别迷信椒花酒的保健功能。宋人赵彦卫《云麓漫钞》中称,椒花酒“元旦饮之,辟一切疫疠不正之气,除夕以椒三七粒、柏叶七枝浸酒一瓶”。

古人过年时喝椒花酒还十分讲究顺序,不像现代一样从年长者喝起,先敬老人,而是从最小的孩子开始,即年龄最小的先饮,年龄最大的后饮。古人认为,孩子增一岁,渐趋成熟;老人失去一岁,日趋老迈,故须先祝少年人健康成长,再祝老年人健康长寿。